what goes around,goes around,goes around....comes ALL the way Back around......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------ -- --: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別窓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∧top | under∨
空調
2009-05-20 Wed 21:36
總是在失去之後,
我們才開始明白;
也祗有在失去之後,
我們才徹底失落了詞語的意義。


一開始,
你很怕聽到‘XX’'XX''XX''XX''XX'等詞語,
因為牠們本都屬於逝去的戀人。
看見或者聽到,
難免令你因回憶而心痛。

如果有人說:‘你看他XXXXXXXX'
或者‘他真是一個XXXXX的人’,
說不定你會很孩子氣的憤怒起來,
覺得這些字詞如此神聖,
怎麼能輕易套用在其他人身上?


但是再過一陣子,
你就開始迷惘了,
覺得不再理解那一列詞匯的意義。
若有人再告訴你:‘這個人十分俊秀標致’,
你不再生氣,
只能茫然地思考:‘這樣子就是俊秀嗎?甚麼叫俊秀呢?’
由戀人界定的字義隨著戀人的消失而散落,
甚至像傳染病一樣擴散,
一塊塊地啃食掉整幅文字的版圖。
語言已不復表意的功能。



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
我們可以從實境出發,
重新拼湊語言的基石,
填補碎落的片段。
比如說戀人曾經出沒的地點徘徊,
甚至到他停留過的另一座城市尋找。
卡爾維諾在【看不見的城市】裡曾經寫過一坐完全由指示和符號構成的城市,
這樣的城市正像戀人為你張開的網,
每一個角落似乎都藏著下一個地點的線索。


但是當你到達這座城市的時,
祂的主人早已不在,
所以祂和你曾經熟知的但又失去的言詞一樣難解。
在這座幾乎所有城門都隻余地名,
一切城墻全都拆得片瓦不剩的城池裡,
你對著天上的空氣想嗅出一絲主人的氣息,
經過一些陌生的街道猜測他曾經住過的寓所位置,
甚至回到空港默想當年他進城時的輝煌。


午夜鐘響之後,
你才發覺自己像隻失去辨別方向能力的動物,
徒然地流竄在不知名的荒原之上。

此時,
巨大的空洞使你張口,
但喊不出聲音,
更沒人聽見。

別窓 | ātma-grāha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 ∧top | under∨
<<點歌 | BE(D)TiME STORIES | who ya gonna run to?>>
コメント
∧top | under∨
コメントの投稿
 
 
 
 
 
 
 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
∧top | under∨
| BE(D)TiME STORIES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